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2020-02-29 作者: 围观:571 26 评论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波兰司法改革风暴越演越烈,引发示威群众激烈抗议,控诉执政党再度将黑手伸进司法体系,侵犯司法独立。

波兰司法改革风暴越演越烈,不仅欧盟执委会多次发函通知波兰政府违反法治精神,现在连欧洲法院都被捲入其中。在执政的法律正义党主导之下,波兰国会修法通过,最高法院法官届退年龄从70岁下修为65岁,硬生生让现任的4成法官「被退休」,执政党还能介入指派新法官,引发示威群众激烈抗议,控诉执政党再度将黑手伸进司法体系,侵犯司法独立。

最高法院院长格尔斯多芙(Malgorzata Gersdorf)就以宪法保障法官任期为由而抗命,坚持前往最高法院行使职务,更在示威群众的欢呼簇拥下,直指政治介入司法,暗批波兰法治已死:


我不是来搞政治的。我人在这里,是为了守护法治,作为合宪和违宪之间那一条红线的见证人。

另一方面,最高法院更以新法恐牴触欧盟法规为由,提请欧洲法院释疑。最高法院表示,在欧洲法院作出裁决之前,政府应暂缓实施新法。

然而,波兰政府却坚持一切依法行政,更反呛最高法院违法,其决议也毫无法律效力。日前,波兰副总理更对呛欧盟,欧洲法院若再继续刁难新法,虽不至于导致「波兰脱欧」,但将会是「欧盟自爆的第一步」。双方各执一词的情况下,这场以法治为名的司改大战,看似没有握手和解的可能。

究竟波兰政府为什幺不惜槓上最高法院、不怕和欧盟撕破脸,也要强推司法改革?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我人在这里,是为了守护法治,作为合宪和违宪之间那一条红线的见证人。」波兰最高法院院长格尔斯多芙(Malgorzata Gersdorf)以宪法保障法官任期为由而抗命,坚持前往最高法院行使职务,更在示威群众的欢呼簇拥下,直指政治介入司法,暗批波兰法治已死。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究竟波兰政府为什幺不惜槓上最高法院、不怕和欧盟撕破脸,也要强推司法改革?图为2016年,波兰宪法法庭主席的波苏文斯卡(Julia Przylebska)及法官波斯卓科夫斯基(Piotr Pszczolkowski)。

▌法院是共产党开的?

法律正义党长期批评司法体系积病已深,更是窝藏「共产遗毒」的温床,因此要「重建国家」的话,就不得不走司改这条路。总理莫拉维茨奇(Mateusz Morawiecki)就撰文为政府强推司改辩护,表示波兰虽然早已摆脱共产体制,然而司法体系依然从上到下,通通都是共产党的人:

替苏联把持波兰戒严政府的那个人(指末代波共强人贾鲁塞斯基将军),提名一整批共产时代的新法官,来运作后共产时代的法院。这些法官持续掌控我们的司法体系长达四分之一世纪之久,有些现在甚至还在职呢。

根据执政党的说词,一系列的司改法案,目的就是要肃清共产遗毒、打击贪腐、提升法院效率。只有这样,波兰才能彻底摆脱与人民脱节的腐败司法体系,一扫共产时代的阴霾。

波兰法院判决旷日废时,的确常为人所诟病。然而20世纪的共产遗毒究竟是如何能让21世纪的法院效率低落,波兰政府倒也说不清楚。那幺,波兰的右翼政府是不是像反对者所批评的那样,假改革之名来破坏三权分立,好让掌控国会多数的法律正义党能一手掌握行政、立法、司法三权,让波兰宪政民主所内建的监督制衡机制名存实亡呢?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法律正义党长期批评司法体系是窝藏「共产遗毒」的温床,总理莫拉维茨奇更指控:末代波共强人贾鲁塞斯基将军,提名的整批共产时代法官,持续掌控国家司法体系长达四分之一世纪之久。图为1981年12月13日,贾鲁塞斯基在波兰电视台演播室,向全国宣布戒严。

首先,我们必须要问的是,究竟当今的最高法院,还窝藏了多少共产时代为虎作伥的法官?的确,要是只看年纪的话,现年超过60岁的最高法院法官们,都有可能在共产波兰时期就已经开始在法院体系工作了。

然而,波兰早在开始民主转型之际,就已经针对最高法院进行「除垢」,排除和共产政权同流合汙、一同迫害异议人士的法官。研究波兰民粹政治的伦敦大学学院斯拉夫与东欧研究学院博士生寇特娃丝(Marta Kotwas)就表示,共产党结束一党专政后,有超过80%的法官因为和共产权贵有所勾结,又或是曾替情报部门担任线民,令人质疑其操守,而不被最高法院续聘。首批最高法院法官中,只有不到20%曾在共产体制下的法院工作,但是他们都是经过外部独立调查后获得肯定,没有私底下替共产政权当打手,才得以留任的。

寇特娃丝更指出,民主化后的波兰,所有的政府机关中除垢最彻底的,非最高法院莫属。即便波兰在1989年后转型正义的道路走得一波三折,然而最高法院的除垢之仔细,不乏波兰法学权威背书。也就是说,法律正义党将「共产遗毒」讲得绘声绘影,以去共产化为由,被指控违宪也要强迫最高法院法官在任期届满前退休,实在难以取信于人,更让人怀疑其背后的真正动机。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波兰早在开始民主转型之际,就已经针对最高法院进行「除垢」,排除和共产政权同流合汙、一同迫害异议人士的法官。图为1980年代,带领波兰转型的民主化运动。当时波兰经济每况愈下,通膨严重,最终导致全国性的罢工工运,促使政府开启谈话,促成民主化契机。

▌法律正义党毁宪乱政?

法律正义党自2015年上台以来,早已藉由一系列的司改法案,循序渐进地剥夺司法体系的独立自主。先是法律正义党不顾宪法法庭的违宪判决,硬是安插自己的人马进宪法法庭,更主导修法让宪法法庭运作更加困难,难以制衡政府。

接着,国家司法委员会(负责遴选各级法官和维持法院自主运作的宪法独立机构)的25名成员中,原本只有10位是由国会上下两院和总统代表,以维持司法独立,同时也让行政和司法权保有一定的监督制衡能力,另外15名则是由法官互相推举而产生。但在法律正义党主导的司改修法后,这15名成员也被全部改由国会直接指派,成为执政党的囊中物。

另外,在通过一系列的司改法案后,法律正义党更让法务部长大权在握,不仅身兼检察总长一职,更能介入一般法庭运作,还能撤换庭长跟指派新人选。法务部长乔布罗(Zbigniew Ziobro)把握良机,旋即于修法后展开大肃清,一口气撤换了5分之1的庭长,再加上新指派的庭长,总共有3分之1的庭长都是由法务部长钦点的。这样的人事大异动,让法务部长对法院体系的影响力大幅增加。

这一系列剥夺司法独立的司改法案都是环环相扣的。在执政党掌握宪法法庭之后,宪法法庭当然难以介入随后的司改过程,即便有违宪争议,反对人士也难以寄望宪法法庭会帮忙翻案。接着,在掌握国家司法委员会之后,只要找藉口肃清最高法院,法律正义党便可以透过国家司法委员会指派新任最高法院法官,将自己人安插进最高法院。

在修法降低最高法院法官届退年龄后,法律正义党可望透过国家司法委员会,指派将近半数的新任最高法院法官。更令人担心的是,由于最高法院负责审理选举开票争议,这对波兰民主自由的发展,又产生了一道新的隐忧。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法院深门,向法律正义党敞开?」在修法降低最高法院法官届退年龄后,法律正义党可望透过国家司法委员会,指派将近半数的新任最高法院法官。更令人担心的是,由于最高法院负责审理选举开票争议,这对波兰民主自由的发展,又产生了一道新的隐忧。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法律正义党的党魁卡钦斯基(Jarosław Kaczyński),遭抗议者拿着他的照片揶揄,如同头戴桂冠的「凯萨大帝」。

▌欧盟同路人?

面对来自国内外的批评声浪,法律正义党倒是老神在在,抱着「国家主权」这块大大的神主牌不放,坚称:全国上下一体挺司改,外人不要干涉波兰内政!外交部长查普托维奇(Jacek Czaputowicz)就强硬表示,波兰是主权国家,欧盟无权置喙国内司改议题。他更抱怨欧盟如此针对波兰,根本就是别有意图:

欧盟菁英难以接受当今的波兰政府,法律正义党在大选胜出,这口气他们嚥不下去,因为他们和前政府就是同一伙的!这才是问题点所在。

查普托维奇话中有话,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图斯克是波兰当今最大在野党「公民平台」的前党主席,更是领导该党执政长达7年的波兰前总理。查普托维奇这一番话,和法律正义党的一贯招式完全相符,就是在指控图斯克和公民平台假公济私,借用欧盟来搞政治斗争,为了反对而反对。

自2015年上台以来,法律正义党不是利用国营媒体指控国内抗议民众诉诸暴力,就是暗批欧盟和国内反对党沆瀣一气,密谋推翻波兰政府。也就是说,任何批评法律正义党施政的声音,不是破坏国内和谐,就是通敌叛国。这样将政治简化为「爱国」和「叛国」两条路,逃避来自选民、在野党、欧盟和其他国际组织的监督,对民主的正常运作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外交部长查普托维奇(Jacek Czaputowicz)话中有话,暗批波兰反对派第一把交椅的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Donald Tusk)假公济私,借用欧盟来搞政治斗争,为了反对而反对。图为示威者敲击贴有图斯克头像的大鼓以示抗议。

▌转型正义?

虽然法律正义党举着「去共产化」的大旗,让一系列的司法法案看似有进行转型正义的正当性,然而转型正义这条路,要是得藉由违宪和扩权的手段来达成的话,就不免让人怀疑执政党是否只是在权力慾驱使之下趁机自肥而已。

更令人不解的是,要是法律正义党真的这幺「嫉恶如仇」的话,应该可以藉由司改来一口气肃清「共产遗毒」才是。不过事实上,只要有法律正义党党证的话,就算是在共产体制下道德操守令人质疑的人,也可以飞黄腾达。

法律正义党国会议员彼得洛维奇(Stanisław Piotrowicz)就是最好的例证。

他不仅是前波共党员,还在戒严时期(1981-1983)担任检察官,迫害异议份子,签署了一名团结工联成员皮库(Antoni Pikul)的判决书。不过现在,彼得洛维奇可是波兰国会司法人权委员会主席,更身兼国家司法委员会25名成员之一,主导多项司改法案的起草过程,以及法官的生杀大权——法律正义党自诩为反共急先锋,但一碰到自家党员就马上急转弯,这样的双重标準,令人不免质疑司改背后真正的动机。

彼得洛维奇面对外界穷追猛打自身的共产黑历史,质疑他涉入共产体系迫害反对人士的过往,不仅从未鬆口道歉,还拼命想洗白自己。对于皮库一案,他先是辩称自己由于抗命而被降职,被前同事戳破谎言后,又马上改口表示自己已经尽了全力,将报告写得乱七八糟,试图让法院将该件退回检察官办公室,来拖延审判进度,可惜没有成功。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法律正义党国会议员彼得洛维奇(Stanisław Piotrowicz,图右)不仅是前波共党员,还在戒严时期担任检察官,迫害异议份子。结果现在,彼得洛维奇可是波兰国会司法人权委员会主席,更身兼国家司法委员会成员,主导多项司改法案的起草过程,以及法官的生杀大权。

没想到,不仅皮库跳出来打脸,表示彼得洛维奇从来没帮助过任何一个团结工联的地下成员,还被踢爆共党在解严之后,曾颁发给他一枚铜製奖章,表扬他工作认真又努力。这下,彼得洛维奇总该承认自己从头到尾都是「好共产党员」了吧?

面对如此尖锐的质疑,彼得洛维奇不愿多谈,只表示:当时现实状况和现在不同,不可混为一谈。

这句话意味深长,我们又该如何解读?的确,我们可以指责彼得洛维奇做人虚伪,不愿诚实面对过去。然而,他也一语道破了转型正义之艰难:我们可以试图了解,生活在共产极权下的波兰人,是如何做出各种艰难的选择,但我们该如何做出公允的评判?线民和共犯替政权服务,他们是自愿的吗?还是被迫的?自愿和被迫之间的界线又有多模糊?加害者可以同时是被害者吗?

在思考过这些难题之后,再回来看波兰司改的初衷,以及法律正义党实际执行的手法,我们可以问的是:难道只因为一位法官在共产时期曾负责开庭审理案件,他就会对现今的司法体系造成威胁吗?要符合怎样的条件,才算是帮共产政权迫害反对人士的法官和检察官?

法律正义党要真心进行司改的话,就不能迴避这些问题,得要和全国民众进行深入的思辩才行。同时,司改程序必须在合法合宪的前提下进行,更不能忽略转型正义中公开真相以及促进和解的重要性。否则的话,司改就会沦为用来打击政敌、违法扩权的手段而已。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司改程序必须在合法合宪的前提下进行,更不能忽略转型正义中公开真相以及促进和解的重要性。否则的话,司改就会沦为用来打击政敌、违法扩权的手段而已。图为抗议司改的波兰民众。


为了鼓励作者持续创作更好的内容,会员可以使用「赞助」功能实质回馈给喜爱的作者。可将您认为适合的点数赠送给作者,一旦使用赞助点数即不得撤销,单笔赞助最低点数为{{min}}点,最高点数没有上限。 U利点数 1 点 = NTD 1 元。
波兰法官大清洗:转型正义或毁宪乱政? 陈品谕 伦敦大学学院斯拉夫与东欧研究所博士生,自爱沙尼亚扬帆启程,向西漂流,观察名为波罗的海/东海/西海的这片水域,如何紧密连结环海各国的政治历史与文化。